毕殿龙:台独割裂历史必让台湾量产很多“糊涂鬼”
2016-12-28 10:39:14
  • 0
  • 0
  • 0
  • 0

 提要:台湾类似纳粹全套“仪仗”游行的无知,不会是最后一件。这种割裂和不能正确诠释的历史,会让更多的后人,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台独对两岸联结割裂如果不成功,民众会生活得一直很纠结;如果割裂成功,两岸没有了和平统一的希望,则会变得更危险。温水煮青蛙之下,也许死得很舒服,但却一定是不知道怎么死的的“糊涂鬼”.

日前台湾一中学为了庆祝圣诞节,几乎全班学生扮演德国纳粹,打出纳粹的旗帜标志符号和坦克模型进行游行。此举第一时间遭到以色列、德国等国的谴责。世界许多地方也是对这种拿无知当有趣的行为表示错愕。尽管蔡英文当局反复道歉,该校校长也引咎辞职,却都无法遮盖“台独”长期割裂和扭曲历史,给台湾青年人带来的长期的负面影响。如果继续下去,台湾还会吞下更多、更大的苦果。

  两岸本来在文化、政治、历史等方面存在着天然的割裂不开的联系。但“台独”为了达成分裂中国的目的,有人用血统论、人种学杜撰数据,希望奠定台湾和中国大陆没有关系的理论基础。譬如,一个留美回台的硕士就曾经研究陈水扁本人身上,有多少分之一是原住民的血统。

  尤其是在日本慰安妇问题上,有少部分台湾青年更是堂而皇之地说,她们有些是自愿的。李登辉等人更是公然否认台湾有抗日活动。台湾二战之后“地位未定论”尤为甚嚣尘上。连陈水扁被以贪污起诉之后,也公开声称自己是美国管辖地区的派出长官。他的官司应该由美国人来管辖审判。

  台湾中学生对纳粹的无知,仅仅是“台独”长期割裂历史下,在某一领域的很自然的显现。尽管该校教师、学生等都给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但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好奇和无知。譬如“台独”们通过修改课纲,自己用着“中华民国”字号,却又要让台湾民众认为“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或者认为“中华民国”早已本土化了。一方面用“中华民国”在大陆建国之年作为传统纪年的元年,另一方面又罔顾事实说“中华民国”从李登辉时代才开始。

  这种矛盾和悖论的教育,不但混乱了正常的逻辑,因为要削足适履为“台独”服务,也违背常识。台湾越来越多的民众被这种逻辑和伪造的知识携裹,慢慢变化,承认两岸不可隔断的文化政治历史联结于心不甘,但改掉“中华民国”又不敢。只能一方面使用这些字号、符号,一方面却骨子里又陷入厌恶纠结的混乱之中。

  “台独”推行历史割裂最大的苦果远不会是对类似二战纳粹和慰安妇认知的荒谬,而是通过不断“去中国化”对两岸历史、政治、文化的割裂可能带来短时间无法逆转的危险。

  这种危害譬如温水煮青蛙,也更像是邪教长老长期的洗脑后撺掇他们自赴死路。“台独”割裂两岸之间的各种联系,就是要后人接受伪造的和选择性的史实,让被洗脑后的后人血液里都充满天然的“独素”。“天然独”数量猛增就是这种“去中国化”最显著的指标。

  很多两岸的专家学者喜欢说“台独”是假议题。这是远没有认识到文化教育对青年和下几代人的深远影响。

  也许“台独”在一开始不过是一些政客为了获取选票最有效而廉价的工具。对政客而言,他们比谁都清楚,“台独”在终极目标上永远不可能实现,即便稍微大胆一点的尝试,都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故此,他们仅仅操弄,但从没有真正要全面实施。但台湾一代代学子,如此被长期洗脑之下,对他们“去中国化”的教育内涵深信不疑的时候。即使此时一些政客不想假戏真唱,最终也会像巫师会召唤出魔鬼。当魔鬼被真正唤出之后,反而为魔鬼所制、随魔鬼起舞了。假戏真唱已经成了某些人难以掌控的选择。蔡英文当局上任,想通过法案调低“公投”门槛,无疑是为魔鬼解开了多年的封印。

  台湾类似纳粹全套“仪仗”游行的无知,不是第一件,也不会是最后一件。这种割裂和不能正确诠释的历史,会让更多的后人,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台湾当局如真的以台湾苍生为念,需营造让学生全面了解历史的环境,有给民众真正公平的自由选择归属,并告知每一种选择代价和可能的责任。但如现在,这种违背逻辑和常识的历史文化教育和黑心政客残酷的长期操弄,不但会量产出越来越多视野狭隘、观点偏激、逻辑混乱、违反常识的人群。还会在国际上显得更加无知可笑。民众其生活在这种愚民状态之下,实属可悲。“台独”对两岸联结割裂如果不成功,民众会很生活得一直很纠结;如果割裂成功,两岸没有了和平统一的希望,则会变得更危险。温水煮青蛙之下,也许死得很舒服,但却一定是不知道怎么死的的“糊涂鬼”​(毕殿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