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殿龙:韩国菲律宾对中关系冷热有别的警示意义
2017-03-17 08:23:14
  • 0
  • 0
  • 0
  • 0

​在中国民间掀起抵制韩国乐天的声浪中,3月7日,中国新任商务部部长钟山曾率团出访菲律宾,重启了中断六年之久的中菲经贸联委会。此冷彼热的商贸关系,发生在同属美国盟国的韩国和菲律宾身上,有何种警示意义、未来发展趋势如何呢?

据报导,中国是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2015年两国贸易总额达2758.2亿美元,大于韩美、韩日贸易额的总和。2016年中韩贸易到达2144亿美元,中国贸易逆差375亿美元,这个数字接近中法进出口贸易总额。

中菲这几年的贸易,由于种种原因增长是比较慢的,但是近几个月开始快速增长,势头非常强劲。据中国海关统计,2015年,中国与菲律宾双边贸易总额456.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其中中国对菲律宾出口额266.73亿美元;中国自菲律宾进口额189.76亿美元;中国对菲律宾贸易顺差76.97亿美元。另据菲律宾统计署网站数据显示,2016年,菲中贸易总额211.75亿美元,同比增长20%,其中菲律宾自中国进口149.87亿美元,菲律宾向中国出口61.88亿美元,菲律宾对中国贸易逆差87.98亿美元。2016年,中国是菲律宾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四大出口市场,菲中贸易仅比菲日贸易低0.12亿美元。

从近两年的对中贸易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韩国对中国的贸易的顺差,比该年度中菲贸易的总额还要多。韩国在中国市场获益良多。从韩国和菲律宾对中贸易的国际排位中,也可以看出,尽管两国的贸易总量不同,但都毫无疑问都是自己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在本国经济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关系。

菲律宾、韩国对中关系上,均被视为美国在亚洲的“小弟”,都曾经想依靠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和与自己的军事同盟增加自己的安全感,都希望通过美国在对南海、朝鲜等和中国有争议及相关的问题上,取得部分优势。韩国和菲律宾在这些问题上,都有过类似的努力,也都有过惨痛的教训和让人震撼的结局。

韩国在朴槿惠执政前期,中韩关系向好达到过顶峰,中韩贸易的发展也达到了井喷的速度;朴槿惠执政后期,不知是受“闺蜜干政门”的影响,还是美国借韩国政局混乱让萨德在韩国的部署强渡关山,让中韩关系也达到韩战之后的最低点。中韩贸易在新的总统和政策达成之前,韩国所受的冲击和影响是可以预见的。

菲律宾对美国的疏离和对中国的接纳,在杜特尔特总统执政之前大起大落。菲律宾以南海仲裁对中国的挑衅不但难以达成目的,反而在中菲贸易等实质性的问题上受到巨大影响。菲律宾以总统为代表的新的执政团队,向美国对自己公然的指责和利用敢于说“不”,非但没有让菲律宾变得更危险,反而因为不用一个靠不住的影子壮胆,能放正自己的位置,在对日、对中、对美关系中更加左右逢源,处处得利。尤其是暂时放弃做美国在南海对抗中国的“人肉盾牌”之后,中菲关系发展迅速。菲律宾成为中国商务部长首访之地,并迅速达成中国在菲律宾建立工业园区的协议。更预示着两国关系渐入佳境。

韩国、菲律宾对中国的立场和发展关系的策略的不同导致的截然不同的结果,相信会给他们以及其他国家更多的警示和启示。

韩国、菲律宾对中关系发展的趋势也并非都像外部呈现的那样悲观和乐观。韩国政局因为“闺蜜干政门”等因素的影响,长期家中无“大人”的状态不会永远下去。如果不是美韩要极力短时间内武力解决朝鲜问题。一旦韩国新的总统选出来,中韩两国关系,坏已经无可再坏,但若要向好,则可迅速打破藩篱,立即解冻;同样,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目前更多还是依靠杜特尔特特立独行的个性和其执政团队的推进上,如果换了政府,好未必会更好,但若坏起来,也是一夕之间的事情。即便杜特尔特自身的个性和对菲律宾局势的把控,也随时让中菲关系出现不可知道变量。中菲关系的发展需要迅速建立更加坚实的民间基础,即需要让更多的菲律宾的民众感受到和中国交往的重要和实惠。

韩国和菲律宾对中关系的此冷彼热,最大的启示是中国如此大的个体绝对不容忽视和挑衅。另外,国家关系恰如交友,只要彼此能经常换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因狗恶酒酸,也切勿以邻为壑。与善邻相伴守望相助,与恶邻为伍,常遭池鱼之殃。世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毕殿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